国共合作 抗战史上的空前胜利:万家岭战役

2019-05-27 01:33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114人

抗战初期,国共合作共同抵抗日军进攻,取得了几次比较大的胜利。1938年10月发生在江西德安境内的万家岭大捷,与平型关大捷、台儿庄大捷一道,称为抗日战争初期的三次大捷,也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上的“双十双捷”之一。

万家岭战役之战前形势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大规模侵略中国,在占领北平、天津、上海、南京后,即开始部署进攻武汉。日军大本营认为只要攻占武汉,控制中原,就可以支配中国。1938年5月29日,日军大本营发布进攻武汉的预令。6月15日,日本天皇的御前会议,正式做出进攻武汉的决定。6月24日,日本天皇召集五相会议,对进攻武汉作了具体的准备与部署,调集14个师团、3个独立旅团、5个航空团,空军截击机和轰炸机400余架,舰艇140余艘,40余万兵力,沿长江南北两岸西进,对武汉构成南北夹击之势。

赣北地处武汉外围,是进入武汉的一个门户,因而成为武汉会战的重要战场。日军为了消灭长江南岸的中国空军,对武汉形成大包围,在赣北战场上,投入第一○六、第一○一、第九、第二十七等师团和波田支队,并配有海军陆战队一部、80艘舰艇和大量飞机,由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茨指挥。据战后发现的日军文件反映,为参加武汉会战,日本本土仅留的一个近卫师团,也待命随时增援武汉。日本大本营陆军部文件阐明:“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与此同时,1938年6月5日,中国国民政府召开了军事委员会会议,决定重兵保卫武汉,并拟出作战计划。以武汉三镇为核心,以河南、安徽两省南部和湖南、江西两省北部为广阔的外围战场,组织四个作战兵团,构筑野战工事,阻滞日军西进。长江以北的防务,由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负责。武汉以东长江以南的防务,由第九战区司令官陈诚负责。以第一兵团薛岳总司令率领40个师在南浔线和鄱阳湖西岸,阻击日军南犯。以第二兵团张发奎总司令率领40个师守卫阳新、大冶、九江、瑞昌一线,阻击日军西进。全武汉卫戍部队8个师固守武汉核心阵地,江防军刘兴5个师及海军部队负责防守沿江要隘。国民政府调集海陆空军,计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陆军129个师,约110万兵力参加会战。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指挥,并在中央广播电台发表极其悲壮的讲话。

为了配合武汉保卫战,1938年夏,刘伯承、邓小平率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和第一一五师各一部分出击平汉铁路南段的日军。新四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支队先后挺进苏南、皖南,在长江北岸敌后区积极发动抗日游击战,牵制和消灭了日军一部分兵力。1938年6月14日,日军飞机轰炸马垱,波田支队在海军空军的配合下,突破了马垱要塞的外围阵地。中国守军奋起抗击,揭开了赣北抗日战场的序幕。

万家岭大捷之经过

1938年7月26日,日军占领九江,之后分兵三路略取德安、南昌,绕袭长沙,切断粤汉路,对武汉进行大包围,以图歼灭中国野战军。在中国军队的英勇阻击下,日军第一○六师团在南浔线进展缓慢,伤亡惨重。从1938年8月到9月一个多月的时间,日军第一○一师团在德星线的作战中,伤亡过半,进展甚慢,向德安进攻受阻。日军在中、东两路进展慢,伤亡大,于是派第二十七师团开始在西路沿瑞武线进攻武宁,准备迂回中国军队左侧背,诱南浔线中国大军西移,为其正面第一○六师团南进创造良好条件。日军从9月16日开始行动,24日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一部冒险深入到德安西边的白水街以西地区。在战局严峻之际,薛岳果断下令调集就近的第九十一师、第一四二师,连夜抢占了瑞武线上的要地南屏山,切断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后路。在25、26日两天的恶战中,第六十师第三六○团团长杨家骝壮烈阵亡,第三十集团军参谋长、中共地下党员张志和指挥新十三师与第六十师等消灭铃木联队,收复麒麟峰。

冈村在获知第二十七师团困境后极为恐慌,25日急令南浔线上的第一○六师团第一二三、第一四五、第一四七3个步兵联队和山炮兵部队及德星线上的第一○一师团一四九联队从马回岭、星子等地火速支援。为适应山地作战,还将必要的部队临时改为驮马部队。27日,日军第一○六师团全力突破五台岭阵地,接着并分两路向二房郑、梨山前进。28日,第一○六师团3个联队和山炮兵部队开进德安以西50华里的万家岭、雷鸣鼓刘、石堡山、南田铺、背溪街、墩上郭等山村。同日,第一○一师团一四九联队也进入万家岭地区,与第一○六师团会合,由第一○六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指挥,企图“冲出白槎,窜扰南武公路”,以切断德安中国军队的退路。此时,薛岳兵团部认为“敌人狼奔豕突而进,孤军深入,实犯兵家之大忌,此等有利时机,兵团正宜乘时反攻,予以决定性之打击,而我转用兵力,时间空间,均当许可”,于是,薛岳进驻白槎指挥并下决心“抽调德兴、南浔、瑞武三方面兵力,包围万家岭附近之敌,捕捉而歼灭之”。中日双方在赣北战场上的一次殊死较量便在万家岭地区展开了。

由于中国军队的严密封锁,日军第一○六师团后方联络从28日左右被迫中断,冈村宁茨仍不顾第二十七师团后路被切断,又在麒麟峰吃败仗的窘境,强令第二十七师团再次进攻麒麟峰,推进白水街以东,接应被围的第一○六师团。这样第一○六师团由援助者变成了被援者。与此同时,第二十七师团派出第三联队残部不惜一切代价攻击麒麟峰,并施放毒气,曾一度攻上山头。29日,我商震部第三十二军第一四一师在小坳西的甑盖山,配合第一四二师七二五团猛烈反攻麒麟峰,经过激烈战斗,终将该峰再度夺回,使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东进援助第一○六师团的企图被粉碎。

同时,日军第一○六师团一二三联队一部企图从白水街以西突围,我军预第六师、第九十一师从小坳东面向这支日军发动猛攻,日第一二三联队受阻于白水街以东。麒麟峰、白水街两役的胜利,粉碎了东、西两支日军汇合的企图,使中国军队顺利地收拢了口袋,为合围第一○六师团取得万家岭战役的胜利创造了决定性的条件。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在麒麟峰再次受挫后,本间雅清师团长不顾冈村宁茨“希望第二十七师团能确保白水街”的命令,借口要执行攻打天河桥任务,不再接受冈村宁茨的命令,置陷入重围、濒于绝境的第一○六师团而不顾,转向辛潭铺前进。30日,中国军队东、西两路夹击,第九十师和第九十一师会合,对日军发起猛烈攻击。10月1日,日军被打得晕头转向,连自己师团的位置都弄不清楚,发电要求冈村宁茨派飞机助战。10月2日,第一兵团各部队奉令加紧包围,痛歼日军,对各部队的军事行动作了具体部署,我军兵力占明显优势,而且士气高昂,此时的日军处境十分窘迫。

3日,第九十师、第九十一师联合进攻南田铺,重创日军,并以密集炮火轰击雷鸣鼓刘,日军第一○六师团司令部处于危险状态。5日,中国军队调整部署,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从南面、第四军九十师从东面、预第六师和第九十一师各一部从西面、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和一六○师从北面四个方向加紧合围敌军。6日,薛岳下令反攻。7日,我军将日军退路完全切断,晚上我第四军战士经过激烈的肉搏战又将山头夺回,始终守住这百米高的阵地,粉碎了日军通过这一带冲出白槎、断德安我军后路的险恶计划。8日,驻第一○六师团的军参谋樱田镣三中佐把师团的处境报告给军部,电文预示着第一○六师团的末日即将来临。9日,国民党军夺回梨山等阵地,最后将包围圈紧缩到南田铺、雷鸣鼓刘和潘家3个村庄约三四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晚上,先头部队攻进雷鸣鼓刘日军第一○六师团司令部所在地,与日军展开刺刀战,不久,日军空头照明弹,仅掩护二三百人于10日凌晨向西北方向杨坊街方向逃窜。

万家岭战役从9月28日到10月10日,历时12天,日军遭到毁灭性打击,被歼1万多人,被俘百余人,满山遍野皆为敌尸、弃械。这次战役是赣北战场上的空前恶战,也是空前的胜利。

万家岭战役胜利后之反响

万家岭大捷是武汉会战中在赣北战场上的一次大捷,影响重大,是抗战初期,正面战场继台儿庄战役胜利之后的又一次胜利,也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中的一次少有壮举,在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薛岳兵团巧用口袋战术的成功,是日本侵略军惯用锥形突击战术的破产,也是国共合作、团结对敌的结果。万家岭大捷大大杀伤日军有生力量,为武汉会战争取了时间,极大地振奋了中国人民保家卫国的斗志和信心。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以鼓舞抗战士气和全民族的抗战决心。万家岭大捷的胜利喜讯传开后,全国各地热烈祝贺。各电台、报刊都以显著标题刊登万家岭大捷的消息并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央日报》、《申报》、《大公报》、重庆《扫荡报》、《江西民国日报》、《力报》等报纸对万家岭战役的经过和胜利消息给予及时的宣传报道。10月11日《大公报》发表社评称:“这种胜利是抗战以来的第一次,其意义重大,远过于四月初旬之台儿庄。”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新华日报》于10月11日发表了叶剑英撰写的社论《论南浔路的胜利》,祝贺万家岭大捷。社论中指出:“这次南浔以西的胜利,的确发挥并且超过了忻口、平型关、徐州等战役的优点,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收获到更大的歼灭效果。”在万家岭战役中,中央通讯社的随军记者从9月29日起到10月10日,共发电讯消息27条,及时报告战况。外国《七米斯报》曾评价这次战役:“南浔一线,德安大捷,使敌军对汉口之前进,受极重之打击,可为今后史家大书特书。”

众多贺电给予高度评价以振奋人心。万家岭大捷消灭了侵华日军的有生力量,挫败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当时在全国各地指挥抗战的将领和党政官员何应钦、陈诚、程潜、龙云、张治中、黄绍竑、叶挺、余汉谋、吴铁城、钱大钧、朱家骅、马鸿逵等闻讯以个人名义发来贺电,中国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中国国民党南昌市党部、江西省会各界民众祝捷大会、江西省商会、广东各界慰劳前线将士委员会、陕西各界抗敌后援会、广州市商会及全市商民、广州市民众抗敌后援会、贵州省党部、江西省吉安县各界民众抗敌后援会、万载县各界民众祝捷大会、中山县民众抗敌后援会、江西省宜春县党部、江西省上高县各界民众、南丰县各界庆祝双十节纪念大会、萍乡县政府党部等组织、团体也纷纷发来贺电,共收到贺电55份。新四军军长叶挺在贺电中称:“南昌薛总司令伯公:欣悉南浔大捷,尽歼丑类,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肃电弛贺。”张治中电文称此大捷为:“扬精忠之军威,建不世之胜绩”。

全国各地开展庆祝活动以增强抗战胜利的信心。万家岭战役的胜利,正逢双十节,这极大地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日勇气和取得抗战胜利的决心,全国各地纷纷以各种形式开展庆祝活动。万家岭大捷的喜讯传到南昌,南昌市全市人心振奋,爆竹声昼夜不停。省市各界民众情绪极为热烈,于10月11日下午七时半举行祝捷大会,省市政府官员和民众代表千余人到会。会上由省执委兼书记长范争波报告万家岭大捷经过,会场掌声雷动。战场伤兵代表整队参加会议,举着木牌,上书“踏着先烈的足迹前进”“为战死的同胞、死难的同胞复仇”。江西省后援会向参战部队献旗,上绣“民族长城”“民族光荣”,并赠猪肉500斤、绍酒10坛来慰劳将士。这是“九一八”以来百姓最兴奋的日子。武汉市听到万家岭大捷的喜讯后,各界人士奔走相告,争先庆祝,各报刊发号外,刊登万家岭大捷消息。全市鞭炮祝捷声和游行歌曲声响彻云霄,中华民族用热血筑起的长城不断延伸。

捷报传到长沙,湖南省政府于10月11日用大汽车一辆,前面竖立大白布标一幅,上书“捷报,我军在德安西部歼灭日军二万人”的字样,并由省府乐队奏胜利曲,秘书处派人散发号外,各报记者随同出发游行,绕长沙市各街道沿途散发传单,民众欣喜若狂。担夫小贩、乡下农民来城者都停下脚步,争接号外。学生、军人等,均向报捷车立正敬礼、鼓掌欢迎,共同庆祝。当晚7时许,在省教育会坪,举行长沙市各界庆祝德安胜利火炬游行大会,游行队伍4000余人。出发前,热情的青年将多余的火把发给外面的群众,使游行的长龙又增加了一倍。相互辉映的火炬和嘹亮的歌声使得长沙在沸腾,直到深夜,还能听到歌声在回荡。同日,昆明、桂林、湘潭、常德、吉安、宜春、万载、上高、南丰、萍乡、清江、铅山、广州、福州、中山、贵阳、新疆等地,都召开了庆祝大会。在万家岭大捷的欢欣鼓舞中,全国各地进一步唤起了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慨,增添了抗战必胜的信心,增强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的决心。

万家岭大捷导致日军士气严重受损。万家岭大捷大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万家岭战场,成了名副其实的武士墓地,日本官兵的尸骸枯骨证明了侵略者的可耻下场。在万家岭战场上,日军第一○六师团之一二三联队、一四五联队、一四七联队和第一○一师团之一四九联队等4个联队以及参战的配属部队,除逃脱二三百人外,全部被歼,死伤1万余人。我军缴获轻重机枪200余挺、步枪3000余支、山炮16门、迫击炮28门、战马300余匹、生俘日军100余人。缴获日军文件和军用品堆积如山。根据投降的日本军官中山泰德笔述:“此役松浦师团,除留守南浔路正面一部外,战后未死伤之官兵,得脱者仅二三百人,松浦师团长仅以身免。其炮兵及无线电台全部毁灭,是为江南空前之血战。”松浦师团在万家岭被歼的消息传到日本后,朝野莫不震惊。老百姓对该师团更是鄙夷,以后日军补充兵员听到即将编入第一○六师团,均认为是不祥之兆,互相抱头痛苦,第一○六师团成为“死亡师团”的代名词。可见第一○六师团在万家岭伤亡之深和惨败之重。不久该师团由于受伤太重,一时无法补充,只得保留番号,调回日本。面对士气高昂的中国军队,冈村宁茨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不得不承认:“(1938年)10月初,第二十七师团占领箬溪一带,检查缴获的敌军官兵致其亲友信件,其内容几乎全是有关我军情况以及他们誓死报国的决心,极少掺杂私事。”他哀叹道:“第一○六师团……受到全军覆灭的严重打击,蒙受弱兵的污名,成了日本第一的软弱师团。”

作者:舒 醒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