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真相

2019-10-17 23:20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5826人

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真相

1919年5月4日,在北京天安门前的游行和集会的具体细节,可以从相关专著中找到。五四游行,声讨卖国贼,呼喊“还我青岛”口号,散发爱国传单,抗议巴黎和会外交失败,这些都是在理性和秩序井然中进行的。五四运动的高潮火烧赵家楼是怎样出现的。借助当事人的回忆录,以及当时报刊的记录,笔者试图还原。

在众多关于五四运动的描述中,陈平原先生《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 》一文,选中1919年5月5日《晨报》题为《山东问题中之学生界行动》的文章,作为基本的叙事线索。我们不妨将《晨报》的报道转述如下:

昨日为星期天,天气晴朗,记者驱车赴中央公园游览。至天安门,见有大队学生,个个手持白旗,颁布传单,群众环集如堵,天安门至中华门沿路,几为学生团体占满。记者忙即下车,近前一看……

1919年的5月4日,是个“星期天”,陈平原先生强调这点至关重要。记者的报道,给了我们了解五四的另一条途经。历史充满了偶然,历史又是一个筛子,有时漏掉极为重要的信息。有赖于记者的报道,为我们复原了关于五四运动的一个不可忽视的信息。

陈平原教授在《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 》文中分析:学生之所以游行至东交民巷,目的是向美英等国公使递交说帖。倘若并非星期天,起码美国公使可以出面接纳说帖,若如是,学生之激愤将得到很大缓解,事件很可能不会进一步激化。无论是当时文件,还是日后追忆,都表明学潮的组织者事先并无“火烧赵家楼”的计划。

学生在烈日下苦等“递交说帖”无果,遂转向赵家楼发泄怒火。游行队伍的学生们纷纷问:“赵家楼在哪里?”“谁住在赵家楼?”参加游行的王统照不知道,只是跟随队伍走。

赵家楼位于北京东长安街北面,原是明代大学士赵文肃的宅邸,因后花园假山上的凉亭似楼,故名赵家楼。这里是曹汝霖的住宅。

当天中午,总统徐世昌在总统府为回国述职的驻日公使章宗祥接风洗尘,交通总长曹汝霖和币制局总裁陆宗舆等人作陪。章、曹、陆三人都是晚清留日学生,进入政坛后,有亲日倾向。三人都与签订二十一条有关。其中,章宗祥则与日本签订了胶济铁路及青岛问题换文等一系列文件。三人被时人视为卖国贼,一点都不冤。他们吃中午饭时,警察总监吴炳湘来电话告知天安门前有学生游行队伍,告诫三人不要回府,在总统府歇息,别回家。但,他们没听。章宗祥随曹汝霖到赵家楼曹宅(真是活该挨打)。

当游行队伍逼近曹宅,只见大门紧闭。如何打入?“突然有领队某君,奋不顾身,纵步跃上(大门)右边小窗户。”“不顾一切地跳下去,迅速而机警地把大门开了,于是大队学生蜂拥而入”。

此时,曹汝霖与章宗祥正在客厅谈话,忽听嘈杂之声。曹汝霖的父亲见状不好,赶紧指挥两人藏起来。曹汝霖父亲曹成达与闯进来的学生周旋。学生找不到卖国贼,气得摔瓷器,砸玻璃,翻箱倒柜,捣毁汽车。学生在曹父房间,将橱子里的燕窝银耳等补品践踏粉碎。有人在客厅放火,听说着火了,藏在锅炉房的章宗祥溜了出来,被眼尖的学生发现,误以为是曹汝霖,逮住他,一顿暴打,有人打了他一棍,轻微脑震荡。

警察总监吴炳湘带大队警察赶到抓人,警察被要求文明对待游行的学生。结果,打人放火的一个没有抓到,现场剩下二十来人,没有来得及跑掉。

“放火的人也就是那位跳窗户开大门的某君。”“某君”是湖南人,高师数理部学生匡互生,曾习武术,臂力过人。

匡互生,湖南邵阳人,1915年考入北京高师。巴黎和会后,匡互生慨叹“庆父不死,国无宁日”。在救国热情支配下,匡互生参加五四游行前夕,写好了遗书,“我死后,要家人知道,我为救国而生,为抗敌而死,虽死无憾。”

火烧赵家楼那一幕,王晓明《五四运动中的高师学生》文中这样描述:匡互生取出准备好的火柴,和周予同一起撕下床上的帐子。这时担任此次示威指挥的北大学生段锡朋看到,立即过来阻止说:“我负不了这个责任!”匡互生说:“谁要你负责任,你也确定负不了责任。”说着,即将火柴点燃,熊熊怒火和着学生们的愤怒冲天而起。

火,出现了。火烧赵家楼,这是革命之火,民主之光,当然,更是爱国学生的激情燃烧。5月4日下午,住在赵家楼附近的郑振铎午睡刚起,便听见有人喊失火,紧接着又看见警察在追赶一个穿着蓝布大褂的学生;从什刹海会贤堂面湖的楼上吃茶归来的沈尹默,走在回家路上,“看见满街都是水流,街上人说道是消防队在救赵家楼曹宅的火,这火是北大学生们放的”。

沈尹默的回忆有误,北京高师数理部的匡互生被认为是“火烧赵家楼第一人”。在罗家伦的记忆中,也印证了这一点,提及有几位高师的学生带了自来火游行。但在当时,这一英雄式的业绩,无人敢认领。罗家伦对放火、打人事件,感到不安。

火究竟是怎样起来的?1919年5月10日,英文《字林西报周刊》这样描述:“当时与警察争执之际,竟将电灯打碎,电线走火,遂肇焚如。”该报还称,教育部为了息事宁人,也“答应以曹家着火乃因电线走火的说法以争取释放被捕学生”。

杨亮功、蔡晓舟编著的《五四》一书,谈到起火的原因:

曹宅既遭焚,起火之因,共有四说:(一)谓群众觅曹氏不得,故毁其宅以泄忿;(二)谓曹氏眷属纵火,冀惊散众人以免曹氏于难者;(三)谓群众毁曹家具,误损电灯,流电起火者;(四)谓曹宅仆人乘乱窃物,放火灭迹者。以上四说皆有理由,究竟如何起火,至今尚无人能证明之者。

杨亮功归结的起火原因,想来汇总了《字林西报》等报纸的报道。火的出现,使得五四选择了激进的路径,事件急剧升温。

当年在北大读书的杨晦,也是五四运动越墙而入、痛打卖国贼、火烧赵家楼的勇士之一,他后来绝口不提当年勇,即使对好友和学生也不谈及此事。是不是他意识到:“用暴力惩治了他们眼中的汉奸,于是,暴力赢了,文明输了,情感赢了,法律丢了。”年轻气盛的学生当时觉得真理在我正义在手,理直气壮,五四运动过后,是不是发现了理性爱国与激情越界的矛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