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政策已发生质变 四视角透视双边关系现状

2019-07-16 16:14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20人

【导语】

当今世界正处于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美关系又一次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挑起了中美贸易摩擦后,大家都非常关心中美关系究竟朝哪里走,其中包括3个关注的要点。

第一,中美经贸摩擦到底是不是钱的问题?第二,中美关系是不是制度竞争问题?第三,中美关系中的矛盾是不是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经济体在国际地位中的排序问题?是不是你超越我、我超越你的关系?

中美贸易摩擦到底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影响?它的未来又将去向何处?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重启了新民环球讲坛这一传统品牌,并推出聚焦中美关系的特别活动,邀请来自北京和上海的两位著名学者,一位是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一位是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教授,为大家奉上精彩的精神大餐,更专业、更客观、更理智地理解中国声音背后的故事。

国际上不少人士认为,中美之间可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就不可避免。

中美可能长期对抗

这种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其实两千多年前就有了类似的事情,雅典和斯巴达谁战胜谁的问题,斯巴达对雅典的恐惧是引起战争的主要原因。如果对比今天,可能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会引起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从目前来看,中美陷入长期对抗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习主席说,我们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合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

从全球角度来看,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世界政治新阶段,很多新的现象是冷战刚结束时没有的。经济全球化仍然不可阻挡,但是这个过程中有一些逆流产生。全球范围内,穷国跟富国的差距越来越大,穷国或者富国内部的差距也在加大。当贫富不均跟种族、宗教等问题结合在一起,造成民粹主义上升,民族主义上升。特朗普就代表一种右翼民粹主义,他的支持者是一些觉得自己受穷了的白人男性体力劳动者,所谓蓝领工人和“铁锈地带”。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之下,对外政策越强硬,越容易得到国内的支持。

美国对华政策目前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认为是发生了质变,而特朗普上台以后变得更快。特朗普上台之前,一般来说中美关系是合作与竞争或者合作与摩擦并存,现在看得非常清楚,美国对中国就是全面施压。美国政府领导人全面攻击中国的内政跟外交,可以说已经把你当成战略对手,而且是一个主要的战略对手。

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质变。它还会变回过去吗?我本人是不抱幻想,至少是在特朗普执政第一任期的最后一年多不会改。以后会不会改,民主党上台就会好一点吗,我不敢说。

全面审视多方因素

为什么美国对华政策会发生这种质变?首先是“老大”和“老二”之争,中国的实力地位上升,不管中国说什么做什么,采取什么政治制度,他都是一样压制你。这也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的主要视角。

第二个视角是关乎价值观,关乎发展道路,关乎制度。以前美国人有一种希望,觉得中国会变的,变得会更像美国人所希望看到的那样。但是他失望了。“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对发展中国家是一个全新的选择。价值观的冲突或者说发展道路之间的冲突是难免的。

第三是关于利益,是不是能够拿钱摆平。特朗普的主要观点就是能,就是说你中国买我的东西,买太少,你卖给我的东西卖得太多,贸易赤字太大。但是他的顾问,他的政府官员很多人并不专门看这个。这里有没有钱的问题?当然有钱的问题,但是钱不能摆平中美关系中的所有问题。

最后一个视角是美国的国内政治,左右两边的民粹主义都在上升,民主党跟共和党很多地方在斗,现在让我们不安的是他们偏偏在中国问题上不斗,反倒是双方在争谁对中国更强硬,所以假如民主党上台,也未必对中国有真正的好处。

我认为这四个视角都重要,特别是前面两个视角。如果中国强大了,又符合美国对中国的期待,可能闹得不那么凶,如果中国跟美国只是政治制度价值观上不一样,但是中国发展很慢,美国人觉得你多少年也赶不上我,也是如此。现在一方面中国发展很快,美国感到可能很快就会被超越,而中国跟美国的价值观又格格不入,所以这两点就决定了美国对华态度敌视者增多。

斗而不破仍有希望

坦率地说,并不是只有美国变了,中国在很多方面也变了,然后美国人觉得这个变化是不能接受的。这个“变”包括中国国力越来越强,也包括在中国南海,在“一带一路”等方面,中美再回到过去那样一个合作与竞争并重的阶段上回不去了。但中美关系也不是说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中国对美政策还是想保持稳定、协调合作的基点,我认为,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的积极因素还是需要看到,不是说就一定坏到底。

所以,我觉得将来中美关系也许还是一个斗而不破的局面,我们还是希望中美关系好起来。我抱着这样一种信心,世界是变的,美国是变的,中国也在往好的方面变。如果我们把国内的事情干好,沉住气,自己努力不挑事,也不怕事,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我也想看看中美关系是不是真的会无可挽回地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我希望不会,我们也应该共同努力去防止这样一个最坏现象出现。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 王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