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气节的名人故事

2019-05-21 22:57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1344人

不食嗟来食


春秋时齐国连年灾。有个姓黔敖的富户在路边设了一个粥摊来周济逃荒的穷人。一天,黔敖看见一个人用袖子蒙着脸,拖着没精打采地走过来,就高声喊 道:“喂,来吃粥。”来人抬眼看着黔敖说:“我因为不吃嗟来之食才落到这样的地步。”说完他辞 谢了黔敖又向前走了,终于饿死在路边。


子罕辞宝不失节


春秋时宋国有人获得一块美玉,奉献给大夫子罕。子罕不受。献玉的人说:“这块玉拿给玉匠鉴定过,认为是宝贝,所以才进献给您。”子罕说:“你把玉作为宝贝,我把不贪物作为宝贝,如果你把玉给了我,我接受了你的玉,我们两人就各自都丧失了自已的宝贝。不如各人保有自已的宝贝吧。”献玉的人说:“我怀藏美玉,一定传统被盗贼杀害,不能回到家乡,把美玉献给你是为了我免于一死。”子罕听后,便将他的美玉交给玉匠雕琢,卖了很多钱给了献玉者,然后送他回家乡。


不为五斗米折腰


东晋诗人陶渊明在泽做县令时,有一次,郡里的督邮到彭泽检查公务。郡里派人送信给陶渊明,要求他做好迎接准备,也就是备好礼品,备好美食佳肴,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迎来送往。陶渊明气得将信撕得粉碎。他大声说:“我决不为小小县令的五斗米薪俸,就低声下气地向那家伙献殷勤?”说完,脱下官服,摘下官帽,交出官印,坐下来写了辞职书,辞官回家。


一方砚台,二人忠心


宋代抗金英雄岳飞有一方砚,背刻着这样一句座右铭:“坚持守白,不磷不溜。”意思是要保持玉石一般坚硬、洁白的本质,决不让黑色所玷污,象征了他忠贞不渝的爱国精神。后来,这一方砚又转到另一位民族英雄文天祥手国,他在上面也刻了一 座右铭:“砚虽非铁难磨穿,心虽非石如其坚,守之费失道自全。”


曹雪芹戏谑权贵


清末著名文学家曹雪芹晚年生活很清苦,但他却从不趋炎附势,巴结权贵。据说有个都统老爷过生日,下帖摊派送礼。曹雪芹请人挑上两酒坛清水,自已拿着一副对联画轴送去。正当都统老爷喝着清水,心里犯嘀咕的时候,曹雪芹把对联挂了过来,上联是“朋友之交”,下联是“淡淡如水”,把这位都统老爷戏谑难言。


叶挺的《囚歌》


1941年1月,新四军军长叶挺在“皖南事变”时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敌人软硬兼施,企图制服他。但叶挺威武不屈,坚持斗争,表现了一革命者的崇高品质。他在狱中还写下了大义凛然的《办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哪能从狗洞里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记生!


徐悲鸿拒绝给蒋介石画像


1935年,名声鼎盛的大画家徐悲鸿从巴黎刚回来,蒋介石就特意差张道藩来请徐悲鸿给他画一张半身像。张道藩尽管说了许多好话,可是都被徐悲鸿断然拒绝了。徐悲鸿说:“我是画家,对你们季员长丝毫没有兴趣。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张道藩非常吃惊地说:“对委员长你没有兴趣,你对什么有兴趣?”徐悲鸿冷冷地笑了笑说:“我对人民大众感兴趣。”张道藩说:“这么说肯定不愿给蒋委员长画像了?”徐悲鸿说:“是的,是这样。”张道藩急。“徐先生,你是才华横益的艺术家,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做这样愚蠢的事,免得后悔。”徐悲鸿看了张道藩一眼说:“我永远不后悔。”


朱自清的骨气


朱自清是现代著名散文作家、诗人。抗日战争时期,他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1948年6月,为了抗议美国的扶日政策,北京的著名教授联名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当时朱自清害了严重胃病。由于物价飞涨,薪水仅够买3 袋面粉,连全家12口人的吃饭都维持不了,根本无钱病治。负责联系签名的吴晗看见朱自清太贫困了,不忍心让朱自清签名。朱自清看了一眼签名单,使用颤抖的手在宣言上一丝不苟地签上了自已的名字,并严正地说:“宁可贫病而死,也不接受这种侮辱性的施舍。吴晗走后,朱自清在日记中写道:“此事须损失六百万法币,影响家中甚大,但余决定签名,因余等既反美扶日,自应直接由已身做起。”这年8月12日,朱自清终因贫病交加在北京病逝。临终前他还嘱咐夫人,“有件事要记住:我是在拒绝美援面粉的文件上签过名的,我们家以后不买国民党配给的美国面粉!”表现了朱自清高尚的民族气节。

贝多芬却只有一个


有一天,几个侵略维也纳的拿破仑军官,发现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贝多芬,就要求给他们演奏。贝多芬拒绝了,可是,李希若夫斯基公爵为了逢迎这些侵略者,竟强迫贝多芬演奏,贝多芬愤怒到极点,他一脚踢开大门,回到住处,立即把公爵送给他的胸像摔在地板上,然后留下一封信:“公爵,你所以成为公爵,只不过由于你偶然的出身;我所以成为贝多芬,却完全靠我自已。公爵在过去有的是,现在有的是,将来有的是,而贝多芬却只有一个!”


草间偷活 一钱不值


秦桧卖国,虽已历千载,人犹骂之;周作人附敌,虽一代文学大家,也难抵消公众所不齿的污点。二毛子、皇协军、黑狗子等败类,也无一不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明末清初的才子吴梅村,先仕明,后仕清,做了贰臣后,不敢愿谅自己,悔恨交加,诗风也一变而为苍凉凄楚。其绝命诗中有云:“追往昔,倍凄咽,故人慷慨多奇节。为当年沉呤不断,草间偷活……竟一钱不值何须说,人世事,几完缺?”称自己为一钱不值。这是失节者在民族气节之旗下的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