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与台湾的3次秘密和谈,第2次最接近成功,遗憾大陆出现拐点

2021-01-28 17:46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3016人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共产党人经过28年艰苦卓绝奋战,打败了蒋介石的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老蒋战败躲到偏安一隅的台湾,遥望大陆。毛泽东一心想要统一两岸,老蒋也有一颗中国心,他也没想过要搞什么台湾独立,而是一心想要回归大陆。历史上曾经有这样三次机会,两岸和平一统就要进入到实质性接触。但历史是诡异的,很多时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让人慨叹。

第一次和谈:老蒋受不得说大陆好

朝鲜战争停火后,国际形势趋于稳定。中央对台湾的政策也因政治形势发展发生了重大变化,从过去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单纯靠武力解决的方针,改为武力解决和力争和平解放相结合的策略。

1955年5月,周总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向世界宣布:“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毛主席表示,我们跟台湾要“和为贵”。一些参加过国共谈判的人士敏锐认为,国共两党新一轮的谈判就会到来。

章士钊作为南京政府代表团代表参加过北平和谈,他主动向周恩来请缨去香港,找在香港的国民党老友,寻求途径与老蒋联络,争取实现国共谈判。毛泽东和周恩来正有此意,他们同意了章士钊的请求。中央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交章士钊让他通过关系转交给蒋介石。

中央的信中主张国共谈判,提出了两岸统一的四条方案:第一,由中央统管辖外交外,台湾的一切军政由蒋介石管理;第二,中央政府可以拨款补助台湾建设;第三,台湾改革尊重蒋介石意见;第四,国共双方不做破坏对方之事。这封信信中结尾特意说明“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殷切希望蒋介石能回故乡看看。

1956年春,章士钊带着这封信来到香港,与国民党主持《香港时报》的许孝炎相见。许孝炎一见是这样重大的事情立即飞往台北,将中共的信交给蒋介石,并将他与章士钊的会谈情况向蒋作了报告。蒋介石听后,反复看了几遍信件,沉默无语。他大概是想到了当年重庆谈判是他主宰天下,三次居高临下邀毛泽东来谈判,根本想不到如今调了过来,他要被动听中共的“摆布”,他一时难以缓过神来。

但有中国心的蒋氏父子一直反对台独,反对美国做主台湾。老蒋经一年的思想斗争,第二年年初他把孝炎召回台北,在与他密谈中说,决定派人到北平了解一下中共的真实意图,让许孝炎推荐人选。许孝炎推荐了三个人,蒋介石选中了宋宜山,让他以探亲的名义到北京。宋宜山是蒋的学生,其胞弟宋希濂被解放军俘虏后关在战犯管理所。

1604203228441176.jpg

1957年4月,宋宜山来到北京。周恩来在北京东兴楼饭店会见了宋宜山,亲切地对他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希望我们还会在一起合作。

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与宋宜山商谈,李维汉提出了四个条件:1、两党可以通过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2、台湾可以作为中央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享有高度自治;3、台湾地区的政权仍归蒋介石领导,国民党可派人到北京参加中央政权的领导;4、美国军事力量撤离台湾海峡。

宋宜山回去后喜形于色,他仿佛看到了两岸统一的伟大时刻,他太过兴奋之际写了1万多字的报告给蒋介石。报告中对大陆成太多的溢美之词,这让蒋介石大受刺激,心中蚂蚁噬心,苦涩无法言表。这时,历史出现了拐点,大陆此时开始反右斗争,蒋介石借此找个借口关上了双方进一步接触的大门。

第二次和谈:文革一杠子搅黄了

大陆与台湾第二次秘谈时候,有一个人从中穿针引线,他就是章太炎的学生,鲁迅的朋友,陈毅至交,蒋经国挚友的曹聚仁。1956年7月,曹聚仁从香港来到北京,受到中共的热情接待。

周恩来在陈毅等人作陪宴请了曹聚仁,他告诉曹聚仁:“我们对台湾绝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

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曹聚仁,毛泽东肯定了蒋介石在某些历史时期的作用,并表示了他想与蒋介石再次握手。

曹聚仁回到香港后将详细情况转告国民党方面。不久,台湾让曹聚仁再去大陆到浙江奉化看看蒋氏祖坟。1957年5月,曹聚仁第二次来大陆,在奉化溪口镇,他在蒋介石的老宅、蒋经国住过的房子参观,还代表蒋氏父子到蒋母的墓园扫墓。曹聚仁把自己所到之处都拍了照片。

曹聚仁回到香港后,向蒋经国报告了大陆之行的情况,并寄去了他在溪口拍摄的照片。还在另一封信中谈了自己对国共两党再次合作的看法。

但台湾方面对再次谈判采取了装傻充愣的态度,不表态,拖了起来,一晃就是几年。

1965年,李宗仁回到大陆并受到热烈欢迎。

蒋氏父子一看这情形也展开了行动。台湾传出话来,蒋经国将亲临香港接曹聚仁到台湾商量要事。曹聚仁急忙飞往北京,与中共领导人商讨了谈判的大纲要目,又立即返回香港等候蒋经国。

1604203240327056.jpg

没多久,蒋经国在香港海面轮船里见了曹聚仁。蒋经国告诉曹聚仁,台湾想和北京谈判,但不知北京的具体意向,带着他去了台湾去见蒋介石。蒋介石在秘密状态下与曹聚仁进行了谈话。曹聚仁介绍了北京的条件,蒋氏父子提出自己的意见。经过几次讨论,很快达成六项共识,其主要内容为:

一、蒋介石回大陆仍任国民党总裁,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二、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外,其他政务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20年期满再洽商。三、台湾不接受美国任何援助。财政上困难由北京补助。四、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4个师。五、厦门和金门合并一个市。六、台湾现任官员官阶和待遇不变。

曹聚仁与蒋氏父子谈妥了这六项条件后,立即返回香港,将谈判情况及六项条件报告给了北京方面。

这是大陆与台湾最有可能谈拢的历史良机。但历史这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拐点,1966年,大陆发生了震天动地的文化革命。蒋介石他搞不清大陆在干什么,对国共重开谈判产生了疑虑,担心对他有什么不利,于是又改变了主意,放缓了与大陆的接触。国共两党重开谈判之事再度触礁。

第三次和谈:两位世纪伟人抱憾离世

中日建交、中美建交,国民党代表被驱逐出联合国,这些重大事件对大陆的政治环境十分有利,台湾的国际处境非常尴尬。这时,北京重把和平解决台湾的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上。

这必然还得有一个双方信任搭线的人,这时,曹聚仁已于1972年病逝,90岁高龄的章士钊得到中共的想法后,再度请缨当联络员。但他几年前从病床上摔下来造成骨折,已经坐轮椅了。毛泽东认为章士钊的作用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的,最后,在征得章士钊家属同意后,中央决定派章士钊到香港。

1973年5月,章士钊从北京乘专机赴港,他到港后不顾身体不适频繁的活动,这样高的岁数,在过度的兴奋及对香港气候的不适,终于造成身体不支,于7月1日病逝。两岸失去了最好的桥梁。

大陆频频向蒋介石抛橄榄枝,年事已高的蒋介石也有叶落归根的想法,因而也有了与大陆重开谈判的念头。1975年元旦,蒋介石发表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复国”文告。这年春节,蒋介石将这一使命交给了国民党元老陈立夫。陈立夫通过秘密渠道向毛泽东发出邀请他到台湾访问的信息。

蒋介石已经成老迈之势,陈立夫怀着迫切的心情,想尽早促成统一大业,在大陆没有回音的情况下,他在香港报纸上公开发表了《假如我是毛泽东》一文。殷切希望毛泽东或周恩来到台湾访问,重开谈判之门。

一直以民族大业为重的毛泽东立即做出了反应。他对第一副总理邓小平说:两岸要尽快实现“三通”,你可以代表我去台湾访问。

1604203259740049.jpg

这一年,大陆为了表示和谈的诚意,连续特赦了在押的战争罪犯293名、美蒋特工95名、武装特务船员49名,大陆表态对这些人员愿去台湾的给路费。毛泽东积极在努力。

但诡异的历史又让人抱拳叹息,1975年4月5日,88岁的蒋介石离开了这个让他爱恨交加的世界。他临终留下遗言,棺材不落土,期望有一天能葬到大陆故土。

当毛泽东得知蒋介石离世的消息后说了“知道了”三个字。那天,毛泽东只吃了一点东西,沉默中把《贺新郎》的录音放了一天。他时而躺着听,用手拍床击节咏叹,神情悲怆。几天后,毛泽东让把这首词两句“举大白,听金缕”改为“君且去,不须顾”,重新演唱录音,他用自己的方式为自己的一生对手送行。

转年,毛泽东也与世长辞。蒋介石与毛泽东这一对“冤家”在另一个世界再相逢。

相关信息